技术将永远是一个向善的变革力量

2018-11-19 15:56  点击数:    来源:延吉生活信息网
  为了这件事,李飞飞做了许多努力,在华盛顿证词中,她曾经引用沃拉尔的话说:“没有真正独立的机器价值,机器价值就是人类价值。”谷歌任命史无前例。其它企业也行动起来,围绕AI软件的使用、谁能使用设置围栏。2016年,微软设立内部伦理委员会,微软还说,由于伦理委员会存在伦理担忧,它已经拒绝与某些潜在客户合作。如何使用AI技术?微软也开始设限,比如封杀某些面部识别应用。
 
  7月份我们交谈时,李飞飞知道自己即将离开谷歌,2年的休假快要结束了。当时有许多人猜测说,李飞飞会因为Project Maven争议离开。不过李飞飞却说,她之所以回到斯坦福,主要是因为不想放弃学术职位,而且她也有些累了。李飞飞还说,在谷歌度过动荡的夏天之后,伦理指南就像是隧道尽头的一线光。
 
  李飞飞渴望能在斯坦福设立新项目。秋天,李飞飞与约翰·艾切曼第(John Etchemendy,前斯坦福大学教务长)宣布说要设立一个学术中心,将AI与人类研究融合在一起,汇聚硬科学、设计研究、多学科研究。李飞飞认为:“作为一门新兴科学,AI从没有真正倾尽全力吸引人文主义者和社会科学家参与进来。”许久以来,大家都认为这些领域对AI来说无关紧要,但李飞飞却认为它相当关键。
 
  从本质上讲,李飞飞是一名乐观主义者。6月参加听证之后,她曾告诉立法者:“我深入思考那些对人类既危险又有危害的工作,比如救火、自然灾害搜救。”她相信,技术可以帮助人类尽可能避开危险。
 
  想让单个机构的单个程序改变整个行业的确有些难,受到诸多限制。尽管如此,李飞飞还是认为要竭尽所能训练研究人员,让他们像伦理学家一样思考,研究人员用原则而非利润指导自己行事,背景多种多样。
 
  在电话中,我问李飞飞,她有没有想过AI也许可以用完全不同的方式发展,避开至今我们所看到的问题。她回答说:“很难想象。”李飞飞还说:“科学进步和创新来自于几代人的乏味工作,要不断纠错试错。我们花了一段时间才认清偏见。我工作了6年,然后才意识到:‘天啊,我们陷入了危机。’”
 
  在美国国会山参加听证时,李飞飞曾说:“AI科学还很稚嫩,作为一名科学家,我感受到自己的卑微。这门科学诞生只有60年。一些经典科学存在已久,比如物理、化学、生物学,这些科学每天都在进步,让人类生活变得更好,与它们相比,AI还要走漫长的路才能认清自己,知道自己有哪些可以帮助人类的潜能。用适当的指南引导AI发展,可以让生活变得更美好。如果没有指南,技术会让贫富分化变得更严重,让排斥力变得更强大,进一步强化偏见,几个世代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克服这种偏见。”李飞飞试图让我们相信,现在的时代已经是一个介于发明和影响(指发明带来的影响)之间的时代。去年六月有段时间,凌晨一点左右,李飞飞穿着睡衣,坐在华盛顿特区酒店房间里,练习几个小时后要做的演讲。临睡前,李飞飞从笔记中删去一整段,以确保自己能在指定时间内快速阐明几个最重要的观点。醒来时,这位身高165厘米的人工智能专家穿上靴子和一件黑色的海军针织裙子,不同于平常的T恤和牛仔服。然后她搭乘一部Uber汽车,前往美国国会大厦南部的雷伯恩众议院大厦。
 
  在进入美国众议院科学、空间与技术委员会的会议室之前,她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特大木门的照片。(“作为一名科学家,我对委员会感到异样。”她说。)然后她步入空旷的大厅,走向证人席。
 
  那天上午听证会的主题是“人工智能——强大的力量带来巨大的责任”,与会者包括政府问责办公室的首席科学家蒂莫西·佩尔斯(Timothy Persons)和非营利组织OpenAI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但只有李飞飞是在现场发言的唯一女性,并可谓在人工智能(AI)领域拥有开创性成就。作为构建可帮助计算机识别图像的数据库ImageNet的研究人员,她是一小群科学家中的一员,这群人可能少得仅够在厨房桌子旁边围成一圈,但AI近期的显著进步都要归功于他们。
 
  那年六月,李飞飞在Google Cloud担任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并请假离开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一职。但她之所以出现在委员会面前,是因为她也是一家专注于招聘女性和有色人群成为人工智能建设者的非营利组织的联合创始人。
 
  这一点也不奇怪,议员们当天就对她的专业知识进行了提问。令人惊讶的是她的谈话内容:她所热爱的领域所带来的严重危险。
 
  一项发明及其影响之间的时间是短暂的。在像ImageNet之类的人工智能工具的帮助下,计算机可以被教授学习特定任务,然后比任何人都快地行动。随着这项技术的日益成熟,它正被授权对数据进行过滤、分类和分析,并对全球和社会带来影响。尽管这些工具以某种方式已经存在了60多年,但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开始使用它们来完成改变人类生活轨迹的任务:今天,人工智能帮助确定哪些治疗方法可用于病人,谁有资格领取人寿保险,一个人应服刑多长时间,哪些求职者接受面试。
 
  当然,这些权力可能是危险的。亚马逊不得不放弃AI招聘软件,因为该软件学会了对包含“女性”一词的简历加以处罚。谁能忘记谷歌2015年的惨痛经历呢?当时,谷歌的照片识别软件将黑人图片错误地贴上了大猩猩的标签。微软的AI社交聊天机器人则开始发布种族主义推文。但这些问题是可以解释的,因此也是可以扭转的。李飞飞认为,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遇到一个不可能纠错的时刻,因为这项技术正在被迅速、广泛地采用。
 
  那天上午,李飞飞在雷伯恩大厦作证,因为她坚信自己的领域需要重新校准。杰出而强大、且大部分由男性组成的高科技领袖已经对未来发出了警告,人工智能驱动的技术成为人类生存的威胁。但李飞飞认为,这些担忧被给予了太多的重视和关注。她专注于一个不那么戏剧化、但更重要的问题:人工智能将如何影响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它必然会改变人类的体验,而不一定意味着更好。“我们有时间,”李飞飞说,“但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李飞飞认为,如果我们对人工智能的设计及其设计者进行根本性的改变,技术将永远是一个向善的变革力量。如果不是的话,大量人性将被从等式中剔除出去。
 
  在听证会上,李飞飞是最后一个说话的人。没有证据表明她彻夜练习是因为紧张,她开口了。“人工智能中存在人工的东西。”她的音量增强了。“它的灵感来自于人类,它是由人类创造的,最重要的是它能影响人类。这是一个强有力的工具,我们只是刚刚开始理解,这是一个沉重的责任。”周围人的脸严肃起来,一位出席会议的女士表示赞同,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李飞飞生长在华南工业城市成都。她是一个孤僻而聪明的孩子,也是一个如饥似渴的读书人。她的家庭有点不寻常:在一个不推崇饲养宠物的文化里,她父亲给她买来了一只小狗。母亲来自知识分子家庭,鼓励她读《简·爱》。(“在勃朗特姐妹中,我最喜欢艾米丽,”李说。)。在她12岁时,父亲移居美国新泽西州帕西帕尼,她和母亲几年没见到他。16岁时母女俩也出国移民。到美国的第二天,李飞飞的父亲带她去了加油站,让她告诉技工修修他的车。她几乎不会讲英语,但通过手势,李飞飞想出了解释问题的方法。在两年内,李飞飞已经学会了足够多的语言,可以为只会说初级英语的父母担任翻译和向导。“我必须成为父母的嘴巴和耳朵。”她说。
 
  她在学校也表现很好。父亲喜欢淘旧货,为她找到了一个科学计算器,她在数学课上使用,直到一位老师指出她的错误计算,她才发现有个功能键坏了。李飞飞称赞另一位高中数学教师鲍勃·萨贝拉(Bob Sabella)引导她进入学术界,开始追逐美国梦。帕西帕尼高中没有高级微积分课,所以他自编了一个课本,在午休时间教李飞飞。萨贝拉和妻子也让她到他们家里玩,并带她去迪斯尼度假,借给她2万美元开了一家干洗店,让她的父母经营。1995年,她获得了奖学金,得以去普林斯顿大学读书。其间,她几乎每个周末都回家帮助经营家庭生意。
 
  在大学里,李飞飞的兴趣是广泛的。她主修物理,学习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2000年,她在帕萨迪纳加州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同时研究神经科学和计算机科学。
 
  看到并促成看似不同领域之间的联系,这一点使李飞飞想到了ImageNet。她的计算机视觉同行正在研究帮助计算机感知和解码图像的模型,但这些模型范围有限:研究人员可能要编写一种算法来识别狗,再用另一种算法来识别猫。李开始怀疑问题不在于模型而在于数据。她认为,如果一个孩子在早年通过体验视觉世界——即通过观察无数的物体和场景——来学习观看,或许计算机也可以类似地通过分析各种各样的图像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来学习。对李飞飞来说,这一认知是一个巨大飞跃。“这是一种组织整个世界视觉概念的方法。”她说。
 
  但是她很难说服同事相信,在海量数据库中为每个物体的每个可能的图片加上标签是合理的。此外,如果李飞飞决定要让这个想法奏效,标签需要从普通类(如“哺乳动物”)贴到高度特定类(如“星鼻鼹”)。2007年,李飞飞回到普林斯顿做助理教授,当她谈到ImageNet的想法时,很难找到教员帮忙。最后,一位专攻计算机体系结构的教授同意加入,成为合作者。
 
  她的下一个挑战是打造巨人。这意味着很多人将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来做繁琐的标记照片的工作。李飞飞试着给普林斯顿学生每小时支付10美元,但进展缓慢。然后一个学生问她是否听说过亚马逊土耳其人机器人(Amazon Mechanical Turk)。这是著名的众包平台,可借助群众的智慧解决机器很难或无法解决的问题。突然之间,她可以把许多工人集合起来,成本只是九牛一毛。但从少数普林斯顿学生到数万名隐形探索者的劳动力扩张,自身也存在挑战。李飞飞不得不考虑工人间可能的偏见。“在线工人,他们的目标是用最简单的方法赚钱,对吧?”她说。如果你让他们从100张图片中选择熊猫,怎样才能阻止他们乱点一气呢?”因此,她嵌入并跟踪了一些图像,例如已经正确识别为狗的金毛猎犬的照片,作为对照组。如果土耳其人可以正确标记这些图像,他们就能诚实地工作。
 

  • 友情连接:
  • 百度
  • 澳门百家乐 百家乐游戏 hg0088.com
  • 澳门百家乐
  • 百家乐玩法

  • Copyright © 2015-2016 延吉生活信息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